01

Bibi来自哈萨克斯坦,和我的交集并不多,她是我工作过的一家墨西哥餐厅的服务员。

这家餐厅叫圣安东尼西雅图餐厅,是墨西哥人开在美国的,里面大约有四五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服务员,后厨有四位厨师都是来自墨西哥的员工,绝大多数员工讲西班牙语,偶尔和我们说一点英语。

我一直以为她叫Lily,因为经理用自己浓厚的墨西哥式英语喊她的时候,总让我听成了Lily,我当时想,女孩叫这么美的名字真好,这个名字跟她的人一样,肤白貌美大长腿,目测身高接近一米七,第一次见她,我看到一副典型的中国面孔,我以为她也中国人,就用汉语问她,中国人吗?

“What???”

好吧,原来不是。我问她来自哪里,她说哈萨克斯坦。

我怎么看她都不像哈萨克斯坦人。偶尔有中国人来餐厅吃饭,也会和我一样惊讶地问她是不是中国人。

她不仅长得像个中国人,英语也很有中式的味道,讲的特别流利。


02


初到餐厅,有很多不懂的地方,我自然听不懂西班牙语,很多员工也不会说英语,我的问题很难有解答。很多东西我都不知道要放在哪里,我慌忙地问其他员工,他们摆出全身的肢体语言也跟我解释不清楚,Bibi恰好也来找东西,看到慌乱的我,终于用她一口流利的英语来给我指导。


那时候,我度过了一段工作不稳定也没有钱的日子,看到这样一个完美的女孩子,真心羡慕。

她和餐厅里的所有的员工关系都好,不像我这么棱角分明又不爱说话,下午餐厅悠闲的时候,我宁愿一个人发呆,也不想和别人多聊几句。而她会和大家谈笑风生,和哥伦比亚的男生拉手摆出要跳舞的动作,一举一动间像极了新疆维吾尔族的舞步矫健的姑娘。

我心里多羡慕她的工作啊,我觉得在前台工作,与各种各样的客人打交道,是很有意义的工作。


03


后来我曾经在另一家餐厅做过接待的工作,当我穿着制服,踩着皮鞋站四五个小时,还要对每一位客人笑脸相迎,为他们引路指导,还要竖起腰板,保持自信阳光的样子的时候,我才感受到每一份工作都有其不易之处。


在后厨的洗碗工羡慕前台的门迎,在前台的门迎羡慕管事的经理,经理羡慕有钱的雇主,雇主看到年轻的我们说,你们现在这个年纪真好啊!


羡慕的魔力真大,它会让你振奋精神为目标努力,也会让你心生嫉妒自怨自艾,尽管我们都在提醒自己不用羡慕谁。


 04


后来我离开餐厅,去甜品店工作。甜品店就在餐厅那条街转弯的隔壁,我就几乎没有再见过她了。

入秋了,这个旅游小镇的游客越来越少了,很多餐厅都变得清闲,我猜她已经结束工作了。

一天她居然来到甜品店来买东西,看到我似乎很惊讶,她问我怎么不去餐厅工作了,我如实说了。

她那天穿了一身休闲的衣服,黑色紧身的九分裤,外面搭一件深色外套,衬得她特别白净,加上一个精致的单肩小皮包,扎着很随意的马尾。

她让我给她推荐哪种巧克力好吃,我推荐了我最喜欢的一种,她小心翼翼地拿袋子装了一些,告诉我:“我觉得这一定很贵,所以我少买一点”。然后冲我笑笑,我给她打包好,称完之后是5美元。

她低头翻了翻小皮包,拿出钱付给我。


05


我边找钱边跟她聊天,我问她结束工作后要去旅游吗,还是直接回国,她说她要去伦敦旅游,然后回国。

听到她的计划,我当时的感受,用朱柯的话说,全身每一个毛孔包括脚趾甲都在羡慕啊。

而我呢,再过几天结束工作,就收拾东西,坐大巴去机场,然后回家。

我真是嫉妒极了,又觉得自己很不够努力,那种小女生的乱心思我此刻全部占据。我想到她在餐厅做服务员的样子,穿休闲的衣服在街上走的样子,拿塑料袋装巧克力的样子,低头在皮包里拿零钱的样子,生活似乎能井井有条,顺心顺意。我不仅觉得她人美,她的一举一动都让我羡慕,女生活得如此精致,怎能叫人不羡慕。


这羡慕是人之常情吧,是这个姑娘带给我的情绪,如今想来,一笑而过。

但这羡慕为你带来的动力与对新生活的期许,才是其正面意义。


06


9月初,这里的游客和学生都越来越少,街上愈发空空荡荡,16号,我离开这个小城镇。

当我现在想到她的时候,伦敦啊伦敦,是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词,是我难以企及的目标,是我第一次感到极力羡慕的时刻,是我提醒自己不忘初心、勤奋努力的动力。


长按识别二维码,点击关注,一起分享你的生活吧。